面對面 | 王潮歌:只有愛,是無孔不入的
2020-06-05 10:45:20

10多年前,開啟中國實景演出先河的《印象劉三姐》鑄就了“鐵三角”張藝謀、王潮歌與樊躍。其后,王潮歌獨立創作《又見敦煌》等“又見”系列,去年9月,她再次歸零,推出《只有峨眉山》開啟“只有”系列,第二部作品《只有愛·戲劇幻城》即將在江蘇鹽城荷蘭花海旅游度假區上演。截至2019年年底,王潮歌導演創作的文旅演出項目在全球10個城市持續上演。近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對王潮歌進行專訪,她身著白襯衫,干練帥氣,一頭爆炸卷發,挑染了黃色。對創作,她有著偏執般熱愛和不知疲倦,“抄襲別人是耍流氓,抄襲自己也是耍流氓,能不能做出’不一樣’,是導演的職業道德?!?nbsp;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孔小平

有了一個筆墨來寫人世間的愛情

即將在鹽城開啟的《只有愛·戲劇幻城》是王潮歌在江蘇的首個作品。為什么會選擇鹽城?王潮歌笑說,鹽城方的執著跟她本人有得一拼。

鹽城荷蘭花海旅游度假區在兩三年內通過五六撥不同的人邀請她來做項目,她開始全拒絕了。她的理由是,“看花”并非很特別的旅游目的地?!昂髞硭麄冎苯诱疑祥T,希望我聽完他們半小時的陳述再做決定。溝通可以如此簡潔,我就決定來看看?!薄翱催^花,看過花的海洋,但在鹽城荷蘭花海,我還是被震驚了,幾公里的花海里很多新人在拍婚紗照,多到民政局在這里特設了婚姻登記處?!惫ぷ魅藛T跟她說,很多情侶來看花,看著看著就沖動想結婚?!拔耶敃r還看到一位特別胖的姑娘,跟丈夫在拍婚紗照,丈夫眼里流露出的愛意,讓人感受到愛情的美好?!?/p>

這些引發了王潮歌的思考,“我就想:愛情吧,人人心中都有,但你有沒有認真思考過它?當時我就決定在花海里做一個主題叫’愛’?!蓖醭备柘M谥袊袀€地方,可以大膽放肆直白地談一談愛情,男女之愛一點不小,它是衡量人是否幸福的指標之一,“這樣一來,我終于就有了一個筆墨來寫人世間的愛情,其實這也是我對社會很重要的一個關注?!?/p>

“只有愛,是無孔不入的”

王潮歌其實是文旅融合的先頭部隊,特別早地就奮戰在這條戰線——2004年的《印象·劉三姐》讓王潮歌獲得了“中國最具創新精神”導演和“實景演出”開先河者的身份,而后的十年里,她做了《印象麗江》《印象西湖》《印象海南島》《印象普陀》等7個實景演出,王潮歌還是2008年第29屆奧運會開閉幕式六人核心創意小組成員之一。

從“印象鐵三角”中獨立出來后,她創作了“又見”系列,《又見平遙》《又見五臺山》《又見敦煌》等,把編劇和導演的工作全擔在肩上。這兩年,王潮歌重新出發,打造“只有”系列演出。

有人說,實景演出的“印象”系列是1.0,重回劇場的“又見”系列是2.0,現在劇場聚落群的“只有”系列是3.0,每次都在升級。對于這個觀點,王潮歌不太認可,“這些作品都有我個人創作脈絡的連接,它們不是一個又一個的升級,只是不一樣?!?/p>

劇場夜景

那么為地方做一個具有當地特色的項目,要如何挖掘地方資源與文化資源?她坦言,做了這么多個項目,她深知,一個外鄉人不管生活多長時間,采風多長時間,都不可能把當地的民俗、民情、歷史和文化說清楚,“所以我只能從外鄉人的角度去尋找瞬間的感動,抓住一個’小進口’,比如鹽城,我抓的就是愛情,我從這個小進口慢慢撕開,層層展現?!睆纳鲜鲎髌分?,也可以看出王潮歌作品的相同特征:先鋒前沿的創意里充滿著對歷史的溫情,多元的藝術表達中傳達出東方文明的文化價值觀。

那這次要怎么“愛”呢?王潮歌跟記者坦承道,其實對她來說挑戰挺大,一來,她平時不看愛情小說;二來,要收集素材,當然離不開網絡,但她不太會用電腦。從默默地學習運用網絡,到關注微博,甚至逼自己看一些婚戀綜藝節目,“你知道嗎?因為我天天在微博上看愛情小文,導致微博自動給我推送相關內容。我琢磨著,這系統猜測我正在談戀愛呢?!?/p>

王潮歌對愛的理解,有這樣幾個關鍵詞:在人世間只有愛是突如其來的、無孔不入的、欲生欲死的、小心翼翼的、沒有對錯的、關乎生死的、非此即彼的、千年不朽的。

“熱愛”足以抵御那些辛苦和壓力

新作品將誕生,不免要被問及它的與眾不同。王潮歌這些年一直在回答這類常規問題,“在我看來,每個作品的哪兒哪兒都不一樣。抄襲別人是耍流氓,抄襲自己也是耍流氓?!蓖醭备栊φf,她總是把自己置之死地,然后看怎么而后生,也不知道自己突破了多少回,但每次都在竭盡全力做到不一樣。而且這10多年里,她一點也停不下來,“這源于我深層而充分的熱愛,’熱愛’這兩字足以讓我抵御大家所說的辛苦、操勞、壓力大這些,因為我真的喜歡?!?/p>

她是個超級”工作狂“。這些年她習慣聽著工地的施工聲入睡,習慣了“漂亮的靴子上沾滿了泥土”。工作中的她雷厲風行,會給人一些壓迫感,她形容,“我這一句話下去,工作人員需要立刻執行,時間按秒計算?!?/p>

王潮歌還跟記者描述了她工作現場的樣子:“我的團隊特有意思,比如在鹽城,劇場有好幾個空間嘛,我每進入一個空間,只要往那兒一站,旁邊的人就會迅速閃到邊上隔著一個距離圍開,只有一個人跟我站得比較近,但也只是在跟我平行的位置再后撤小半步的位置上,他是這場的執行導演,我不用回頭就知道,他肯定掏出了小本,邊聽我說邊記錄。等我進入下一個空間,這人就消失了,換成另一場的執行導演。其實在我們的意識里,這就是戰場!”而與工作現場的霸道范兒不同的是,她看自己的作品總是“眼里看不見什么好”,“如果你正好在現場,看見我正在觀看自己的作品,你悄悄關注我的話,會看到一個一臉猙獰、各種扭曲表情的我,反正就是各種特極端的表情?!?/p>

自認是一個內向安靜的人

據說老搭檔樊躍有過一個特別的描述,他覺得王潮歌是一個“雌雄同體”的存在。那些細膩的女性體質,她一樣不會少。

那么“工作狂”的B面是怎樣的?面對記者的這個問題,王潮歌聽了就笑,“我不會’變臉’,’啪’一下,我在工作;’啪’一下,我在生活。對我來說,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不可以單列出來。哎呀,不過,我好像也沒什么生活狀態?!彪y以想象的是,王潮歌的解壓方式居然是普通的網購,“這次帶著劇組到鹽城,別看我工作忙得焦頭爛額,但我依然在買買買。今天中午,我助理還拎著兩個包兒問我:王導,這是你買的嗎?這又是你買的嗎?她跟我說,你在這里待的時間不長了,別再買啦!到時候收不到啦!”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平時哪有時間逛商場啊,雖然網購的衣服經常碼不對,但她還是會在排戲間隙去網上東看看西瞅瞅,專門去找個小花背心啊什么。

面對我們的采訪鏡頭,王潮歌的表達條理清晰,自信滿滿,但王潮歌說她其實是一個內向的人。記者問她:“平時最愛什么顏色?”王潮歌最偏愛深藍,家里和辦公室的窗簾、沙發都是深藍色,“有人用色彩分析過我,說這個深藍其實比較安靜和憂郁,跟我本人外露的’張揚’不太一樣。我說,其實你說對了,我很內向,周邊沒人的時候我很安靜?!?/p>

王潮歌的這些文旅項目分散在全球,出差是常態,但她說,她和家人會一直不停地互相“騷擾”,“這兩天,我住的鹽城客棧里的粉色花開得特別好看,我就跟助理從鹽城訂了300箱花苗,運回了北京!運到北京才發現了問題,哈哈哈,因為疫情,很多園藝工人還沒上班,這下我家人都傻了,只好戴上帽子全部在花園里鏟土種花呢!忙了好幾天,他們讓我可別再這樣了?!彼霾钤谕鈺r父母還總饞她,比如家里做了特別好吃的菜,就會給她發圖:“怎么樣,饞死了吧?”說到這些家庭趣事,王潮歌樂得不行,她說,她一點也沒脫離家庭,這些都是日常,仿佛就在一起生活一樣。

疫情讓她發現自己的工作更有價值

聊及今年疫情,她說,對個人來說,收獲和啟發很多,除了更加熱愛生活,更加敬畏生命,也更珍惜一餐一飯和一個“哈羅”。

而疫情給演出市場帶來的影響,王潮歌則保持樂觀,“疫情讓我們突然定了個格,讓我們冷靜了一下。疫情期間,你想吃什么,外賣基本都可以實現,跟以前的差別不算大。那人為什么還會痛苦呢?其實是因為精神生活貧瘠了。我樂觀的原因在于,當我們開始意識到,就說明離解決也就不遠了?!爆F在,她覺得自己的工作更有價值了。

快問快答

K=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孔小平

W=王潮歌

K:您先生是南京人,您對南京印象如何?

W:他們家祖籍南京,挺逗的,我舉個例子,有次他們家里給切你們愛吃的那個鹽水鴨胗肝兒,我一北方人嘛,我心想著,切鴨胗肝,那還不得來一盤。沒想到,他家就切了一只鴨胗肝,就一只啊,切得非常薄,小片的,全家就吃一只鴨胗肝。我當時想,這是讓吃還是不讓吃???哈哈,后來他媽媽說不能大口吃,要薄片,慢慢吃,才能吃出鮮味。你看看,生活習慣里體現出這小小的南北差異。其實一些你不知道的地域特點都埋藏在血液里。

K:后面有沒有可能與南京有項目合作?

W:目前還不知道呢。我只知道,花海這個項目快結束了,下面我要做一個河南的項目,從1942年大饑荒開始,探討河南人與那塊土地,他們怎么了?最近我在啃這方面的書。一部河南史,半個中國史,歷史浩瀚,我有好多書要讀,這個挑戰非常大。

K:最近最打動你的是什么?

W:有,全是小事。比如武漢的網紅窗簾,我都看掉眼淚了。在一個不尋常的時候,我們關注到了生活中司空見慣的細節,窗簾是一件多么小的事,平時忙碌的我們可能注意不到,但它“網紅”了,它是我們生命中可以被感懷一下的“一瞬間”。

K:山水實景演出在全國像雨后春筍般涌現,但質量魚龍混雜,你怎么看待這個現象?

W:我其實挺祝福那些創作者的,希望他們抓住機會做好。因為在一線做這個,真的特別不容易?,F在還在起步階段,確實魚龍混雜,但我也覺得,現在不能“上剪子”,應該給予更長的時間,做舞臺真的需要經驗,讓這些作品慢慢生長,優勝劣汰,慢慢出現好作品,以及好創作團隊和合格的投資人,把市場培育得更優良,這些都很珍貴,還在堅守的人都不易。

文 |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孔小平

視頻剪輯 | 戎毅曄

面對面系列作品,未經許可,請勿轉載或摘編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时装秀靠什么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遗漏一定牛 江苏快3遗漏查询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快乐双彩复式投注价格表 股票涨跌颜色怎么设置 甘肃十一选五技巧软件 北京快乐8最新版本下载 怎么在线看股票 快乐赛车官方网站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