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在蘇州這一年
2020-04-30 15:46:00

最近熱播的電視劇《清平樂》中,一代名臣范仲淹以一身平民裝扮登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范仲淹是蘇州人,也曾主政蘇州。本期“史說”,帶我們走進蘇州,尋找范仲淹的足跡。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臧磊

范仲淹像

吏隱不成,蘇州救急

景祐元年(1034年)六月,范仲淹奉命移知蘇州。

這一年范仲淹正走背字兒。上一年年末,宋仁宗要廢掉郭皇后,范仲淹以為不可,極言上諫,在準備“廷爭”之時,便接到詔令,被貶睦州。

景祐元年正月,范仲淹從汴京東行,《謫守睦州作》一詩這樣寫道:

重父必重母,正邦先正家;

一心回主意,十口向天涯。

范仲淹一心想讓仁宗回心轉意,結果一家十口淪落天涯。睦州在今浙江境內,富春江自境內流過,是個風景勝地。范仲淹一到這里,便寫信給晏殊,極言睦州山川之美,但在這兒還不到半年,便去做了蘇州知州。對這樣的安排,難說他心里沒有抵觸。在《移蘇州謝兩府啟》中,他寫道:“風俗未殊,足張調教,江山為助,寧慕笑歌,鶴在陰而亦鳴,魚相忘而還樂,優游吏隱,謝絕人倫?!彼^“優游吏隱”,是指在外任官,既避免朝廷的紛爭、又享受閑適自由的生活,居官而猶如隱者。這是他當時向往的生活方式。

可是,當時蘇州發生嚴重水災,朝廷急于用人。睦州離蘇州不遠,范仲淹也有治水經驗,天圣年間,范仲淹曾在泰州任監鹽官。他力倡興修捍海堰,調通、泰、楚三州民夫修成長達150里的范公堤。此堤對防止海水倒灌,改造鹽堿地,促進農業生產有重大作用,歷千年而猶存。

宰輔呂夷簡看重范仲淹的能力,明知蘇州是他的籍貫地,這時也不再避忌了。

范仲淹到蘇州后,察訪走調月余,“災困之氓,其室十萬。疾苦紛沓,夙夜營救”,“未甚曉,惑于群說。及按而視之,究而思之,則了然可見”。最終形成了自己的救災思路。

蘇州,東北瀕臨揚子江,東北西三面地勢略高,中間低洼,湖蕩散布,塘浦縱橫。蘇州這樣特殊的地形,一方面提供優良的稻作農業環境,這是富庶繁榮的基礎,但另一方面容易發生水災。

范仲淹依據蘇州的地形,提出的治水措施是:將諸邑積水分別宣泄,東南入松江,東北入揚子江。

但當時反對的議論很多,“江水已高,不納此流”“日有潮來,水安得下”等等。對于這些議論,范仲淹反復上書辨釋,論證自己治水方案的合理性。

范仲淹的意見,最終得到宰相呂夷簡等人的支持。

不過,范仲淹蘇州就任不到兩月,在水患稍微緩解之后,便請求轉調至明州(今寧波鄞縣)任職了。他在寫給曹都官的信中說:“移守姑蘇,以祖禰之邦,別乞一郡,乃得四明”。意思是,蘇州是我的祖籍地,我要避嫌。

但到這年九月,江南東路轉運使蔣堂上書,稱范仲淹治水很好,“宜留以畢其功”。這樣,范仲淹再還蘇州。

要想徹底治理水患,范仲淹認為,必須開浚昆山、常熟間的“五河”,將積水導流太湖然后入海。這“五河”應指茜徑、下張、七鴉、許浦、白茆五大浦涇。疏浚河道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河道淤塞的問題,還必須同時設置閘門,才能有效地控制流沙。范仲淹“又于福山置閘,依山麓為固。舊址今尚存,人名曰‘范公閘’”。這種在沿江通江河道置閘的舉措,一直延續至現代。

范仲淹的治水模式影響深遠,至南宋初年,歷任兩浙諸郡守整治水利都以范仲淹的策略為模板。

為了治水,范仲淹常宿在水患前線。半年前悠游泉林的生活,現在也只能是心向往之。在給好友章岷的一首詩中,他寫道:

姑蘇從古號繁華,卻戀巖邊與水涯。

重入白云尋釣瀨,更隨明月宿詩家。

山人驚戴烏紗出,溪女笑隈紅杏遮。

來早又拋泉石去,茫茫榮利一吁嗟。

如此繁華的姑蘇,卻也難以留住他的心,他想念睦州的巖邊、水涯、白云、明月。他希望能遠離俗務,重新過上“吏隱”的生活,但,這已不可能了。

范仲淹與次子范純仁像

蘇州十詠

范仲淹在蘇州老家有“先人古廬”。范氏一族移居蘇州時,住在雍熙寺后面的靈芝坊,不知何時這個地方改名侍其巷。范仲淹所說的“先人古廬”應在此地范圍內。范仲淹將老宅的西齋命名為“歲寒堂”,并寫下《歲寒堂三題并序》,其中一首寫到齋前的兩棵松樹:

二松何年植,清風未嘗息。

天矯向庭戶,雙龍思霹靂。

豈無桃李姿,賤彼非正色。

豈無蘭菊芳,貴此有清德。

萬木怨搖落,獨如春山碧。

乃知天地威,亦向歲寒惜。

有聲苦江河,有心若金璧。

雅為君子材,對之每前席。

或當應自然,化為補天石。

“或當應自然,化為補天石”,既是對松樹品格的贊賞,也是對自己的期許。

在蘇州一年多,范仲淹處理政務之余,也游歷了不少地方,寫下蘇州十詠:泰伯廟、木蘭堂、洞庭山、虎丘山、閶門、靈巖寺、太湖、伍相廟、觀風樓、南園等。

在游覽洞庭山時,他寫道:

吳山無此秀,乘暇一游之。

萬頃湖光里,千家橘熟時。

平看月上早,遠覺鳥歸遲。

近古誰真賞,白云應得知。

白居易在蘇州任職的時候,就有洞庭山進貢橘子的記載,到范仲淹時,仍有“萬頃湖光里,千家橘熟時”這樣的名句。除了吟詠風景之外,他也在詩中寫下對歷史的觀感:

胥也應無憾,至哉忠孝門。

生能酬楚怨,死可報吳恩。

直氣海濤在,片心江月存。

悠悠當日者,千載祗慚魂。

這是范仲淹游覽伍相廟時的作品,他欽佩伍子胥“生能酬楚怨,死可報吳恩”,正直之氣像海濤洶涌,忠心耿耿如江月清明。

范仲淹在文壇上頗有名聲。有學者研究,柳永曾途經蘇州,拜謁范仲淹,并獻詞一首《瑞鷓鴣》:

吳會風流。人煙好,高下水際山頭?,幣_絳厥,依約蓬丘。萬井千閭富庶,雄壓十三州。觸處青娥畫舸,紅粉朱樓。  方面委元侯。致訟簡時豐,繼日歡游。襦溫褲暖,已扇民謳。旦暮鋒車命駕,重整濟川舟。當憑時,沙堤路穩,歸去難留。

這些詩詞對于蘇州的影響巨大,它們為蘇州增添了豐厚的文化底蘊。讓后人在提及蘇州時,會有不一樣的精神觀感。

范仲淹還關心蘇州的教育事業。他曾在南園購置了一塊地,創立了府學(在今蘇州市人民路)。當時看風水的和范仲淹說,這是塊吉地,可世代出公卿。范仲淹回答:“吾家有其貴 ,孰若天下之士咸教育于此,貴將無已焉!”天下之士都在此受教育,貴人則層出不窮。

府學建好后,從此,蘇州登科者不絕。終北宋之世,蘇州共出進士159名。

景祐二年三月,范仲淹升為禮部員外郎、天章閣待制,宋代官職和差遣分離,職務雖然升了,但他還是在蘇州任上,直到這年十月方才離開蘇州。

范仲淹《道服贊》

對范朱兩家的照應

蘇州是范仲淹的祖籍地,但他對蘇州的印象,卻五味雜陳。

范仲淹兩歲時,父親范墉在徐州任上病逝,遺骨歸葬蘇州祖塋天平山。范仲淹的母親謝氏因貧無所依,改嫁朱文翰,范仲淹改名朱說。1017年,朱說上表請復姓范,他說:“名非霸越,乘舟偶效于陶朱;志在投秦,入境遂稱于張祿?!边@句話里提到了范蠡和范睢。范蠡幫助勾踐滅吳,功成身退改名陶朱公,隱居江湖;范雎因為避難曾改名張祿,后在秦國拜相改回本名范雎;這兩個典故中正好藏有“范”、“朱”兩個字。他希望朝廷能讓他改回原來姓氏。

此時,他同父異母的兄弟,三位已故,只幼兄仲溫尚在。但范氏族人擔心他復姓后會“析產”,便不同意。他只好保證:止欲歸本姓,他無所覬?!笆荚S焉”。28歲的朱說改名范仲淹。

對改名受阻之事,范仲淹心有芥蒂。他曾教育自己的孩子說:“吾吳中宗族甚眾,于吾固有親疏,然以吾祖宗視之,則均是子孫,固無親疏也?!庇袑W者認為,“于吾固有親疏”,流露出范仲淹與范家之間的隔閡。

范仲溫是范氏宗族中與范仲淹關系最好的一個。在蘇州任上,范仲淹曾奏請朝廷,使同父異母的兄弟范仲溫以“乾之節恩例補,試將作監主簿,調除越州新昌尉”。因為范仲淹的關系,范仲溫做了幾任地方官,年老致仕后,范仲淹也常去信問候。他還在信中勸誡“彼中兒男,切須令苦學,勿使因循,須侯有事業成,人方與恩澤”。信中再三叮囑子侄“勿煩州縣”,倘有爭吵,他必“奏乞深行”,要求非常嚴厲了。和諸侄寫信,也再三要他們在官當廉潔謹慎,必須有鄉曲之譽,才能推薦。

不光是對范仲溫,對其他族人,“諸房各已有恩澤”。在范仲淹回京城參政之后,“更知諸親屬歲荒不易,旋氽米二十石去,請便傳散”。

范仲淹還上書朝廷,以其祖宗之地皆在天平山,希望仁宗能將天平山白云庵賜改為范氏功德院。宋仁宗體恤朝臣,將山一并賜給了范氏一族。

到了晚年,范仲淹調任杭州知府時,又順道去蘇州,將自己多年積下的3000匹好絹,皆散于范族鄉黨。以所得租米,周濟宗族貧戶。他還與范仲溫多次商議,用自己官俸積蓄置好田1000畝作為義田,并親制義田管理規制。又置義宅一處,以救助居無房舍之人。還置辦義學義塾,以教授族中兒童據《中國范仲淹研究文集》】。

蘇州還有一座文正公祠,春秋兩祭。那是南宋末年,浙西提舉兼知平江府潛說友上奏朝廷所立,為了紀念范仲淹。

另外,范仲淹養于范、朱兩家,除對范氏一族多有照顧外,對朱家也竭盡所能地照撫。他曾上書請皇帝“以南郊封典贈朱氏父(文翰)太常博士。朱氏子弟以蔭得補官者三人。并于孝婦河南置義田四頃三十六畝,以贍朱族”。朱氏共有五子,與范仲淹母親所生有三子。但究竟是哪三子,已不可考。

范仲淹與朱家一直未間斷聯系,信中往往問及“五娘兒”、“十四郎”、“八員外”、“五哥”等人,也可見他對朱氏族人的關切。他還再三勸誡朱氏兄弟子侄,要“溫習文字,清心潔行,以自樹立平生之稱,當見大節,不必竊論曲直,取小名招大悔矣”。范仲淹仁厚之風,由此可知。

資料來源:

范仲淹與蘇州 諸葛憶兵,古典文學知識2010.06;

范仲淹在蘇杭地區行蹤初探 程伊權,嘉興學院學報2003.09;

范仲淹治蘇政績考 吳奈夫,蘇州大學學報2002.01;

宋詞與蘇杭 馬俊芬,蘇州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03;

范仲淹新傳 程應镠,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07;

中國范仲淹研究文集 范敬中主編,群言出版社2009.04。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时装秀靠什么赚钱 上证指数分析图 上海时时乐是正规彩票吗 股票当天跌停还会涨 内蒙古11选5去哪买 大丰收配资 新疆11选5开奖结 分分彩中奖规律 江西快3一定牛规则 大牛网配资 22选5定号最准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