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蓬:失明后,爸爸讓我學二胡,我拒絕了
2020-01-02 15:17:14

新年第一天,應曉書館、大屋頂文化和嚶鳴讀書會的邀請,周云蓬2020新年分享會在南京曉書館舉行。特別的是,民謠歌手、詩人、作家周云蓬此番來寧詩歌跨年,2020年1月1日,又把對談分享做成“音樂會”,他笑對現場的觀眾說,你們來值了。

他說,2020年是“對稱”的

周云蓬9歲時失明,15歲彈吉他,19歲上大學,24歲以音樂為生,隨性流浪。直到2016年,腦血栓擊倒了他,他戒煙戒酒剪了長發,更在乎健康。

周云蓬從小眾音樂圈走進大眾視野,是因為2011年他獲得詩歌界和音樂界的兩項至高榮耀,一個是人民文學詩歌獎,一個是華語傳媒最佳民謠藝人。領獎時,他說:“我很慶幸我所得到的榮譽,就像緩慢亮起來的曙色,就像當初緩慢暗下去的失明?!瘪T唐曾經高度懷疑“他是不是裝著看不見,以此回避世間真正的黑暗?!?/p>

這次周云蓬來到南京,不少讀者笑說,從2019年最后一晚的跨年詩會一直追隨他,追到了2020年。分享會“時間對稱”這個題目很有意思,來自于周云蓬對時間的理解?!澳惆l現沒,2020年這個年份很有意思,對稱的。在我看來,時間是用來遺忘的,如何消解呢?音樂可以幫助我們留住很多東西?!?/p>

周云蓬邊彈吉他邊唱,邊唱邊說,分享了別人的歌,還有他自己的歌,以及最新還沒有出新專輯的歌?!督涛胰绾尾幌胨贰队肋h的微笑》《花兒為什么這樣紅》《美麗島》、《出走》《盲人影院》《瓦爾登湖》等等。

我們都是“有標簽”的,也挺好

分享中,周云蓬把音樂與時代相串聯,其中還有他的成長、讀書、交往和游歷。他說,今年發了兩本書,《笨故事集》,還有游記《行走的耳朵》,有點不務正業,2020年要回歸本行,發新專輯了。還記得嗎,之前他來南京先鋒書店簽售新書,陪伴的嘉賓是齊豫,把神隱的齊豫請來捧場。

說到音樂,他提到,“失明之后,爸爸讓我學二胡,但我就是想學吉他,那時候叫‘六弦琴’,幸虧學會了,今天還能作為吃飯的家伙,也才有機緣做坐在這里跟大家講?!彼f阿炳的時候,大家笑了,但沒有不善意的成分,被周云蓬樂觀面對自己缺陷的豁達所打動。

周云蓬說,之前,預告里說自己是“盲人歌手”,高曉松還在微博里說不能這樣說,你能說貝多芬是“聾人音樂家”嗎?“但其實我還好。我好友余秀華被說成‘腦癱詩人’,但總比‘腦殘詩人’好,我們都是有標簽的?!?/p>

周云蓬現場唱的崔健的歌仿佛并不完美,但他說,“老崔是我引路人,去年被他夸,我特別激動。這一行許多人透支青春,但他很節制,還堅持在舞臺上,后來者很難超越?!?/p>

最后大合影時,周云蓬的導盲犬安靜地伏在他的腳下,和大家一起留念,在新年的第一天,很溫暖很美好。人生盡管有很多不完美,但我們是如此熱愛生活。

好好活著,有生之年有很多地方要去

來分享一點周云蓬和他的傾聽者們的對話——

問:人如何從容面對死亡?

答:其實,這方面我跟你一個地平線。我覺得,人越年齡大越怕死。少年人對生活付出少,所以敢玩命,越年輕越無畏。當你對生活已經投資了50年,就更難以割舍。

死亡不需要從容,作家史鐵生對死亡看得最透徹。我建議你,如果想尋找答案,就從他的小說入手。他說,死亡就是一個節日,遲早會到來。我看到有些朋友輕生,我就覺得應該讀讀史鐵生。

我們就好好活著。多看多去旅行,泡吧讀書。我們年紀大了,就覺得睡覺都耽誤時間。雖然看不見,但我特別喜歡旅行,想去世界各地轉一轉。有生之年,我夢想去的地方是冰島,南極,中國西藏的阿里,阿根廷,我得把這些地方都逛完了,才談死亡的事情。

問:您很幽默樂觀,您如何做到的?

答:我并不樂觀,其實你看我的東西會發現,我很悲觀。有可能我悲觀,反而給很多人帶來樂觀。

問:什么讓您成長?

答:我沒想過這個問題,成長是命運,成長不需要答案。年輕點,特別想長大,50歲了,我倒在想,什么讓我不成長。當然,也會想怎么長得好一點,歪歪扭扭不行。

問:2020年如何讓時間慢一些?

答:來我們大理,過慢生活。別,著,急,慢,慢,來。跟環境有關吧。我認為時間是有對稱性,比如早上和晚上,還有因果、循環,很有意思,甚至有節奏性。

問:失明在您看來,是一種不幸嗎?

答: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失明就是一個很壞很壞的事情,我希望以后的科技都能治愈。我在這首詩里《如果你突然瞎了該怎么辦》寫了很多絕望的東西。所有疾病都是壞的,只有相思病是好的。這是人的局限,無可奈何。失明非常痛苦,你走路看不到,你撞樹上,頭撞個包。你要靠別人,你不自由。漂亮姑娘你也看不到。很多好的風景,看不到。我越想越痛苦,別說了。這個你不用嘗試,能看見多美好。你試試閉上眼睛過一天。在盲道上走走,就把你帶到撞樹,或者通向一個下水道。盡管失明后來讓我成為歌手,但我并不感謝失明本身。我覺得,如果我能看見,我可能就成為李健了。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时装秀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