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風】簡論詩歌話語操作
2019-12-31 11:56:00

     

        我們閱讀詩歌的時候,如果關注它的詞語構成,便會發現不同的詩人有不同的話語操作方式。

        那么,什么是詩歌話語操作方式?

        詩歌寫作,是在情景交融、物我感應中,從內心語言、語言具象經由思的運作,外化和物化為表現性符號語言的過程。在這里,話語操作的關鍵環節,是藝術抽象。抽象后的具象,改變了生活的原生狀,是交融了自我生命本質和客觀生活本質而具有概括性和涵容更多意味的再造意象。這一意象,剔除了粘滯生活的蕪雜,灌注了主觀情思,而予以凈化和提升,從而構成了一個不用分析解釋便可直觀把握的獨立自足的生命體。這一切,都需要詩歌話語的操作:從具象語言轉化為藝術符號,從事物表象深入到生命本質,造成了語言的巨大張力和強度。此種操作,可以是象征,也可以是隱喻。

       例如,月亮,“天上一輪明月”,就是“一輪明月”,沒有更多的意味。而下面這首《中秋月》就不同了:

——碩大的一顆淚珠

       滑過夜的面頰

       月化為“淚珠”。這一意象,以淚喻月,就是藝術抽象的結果,其中壓進了詩人的無限感嘆。并且從個別走向一般,傳導了帶有普遍性的”一滴淚濕萬家悲”的人生際遇和情感。

       除了藝術抽象之外,話語操作方式,還致力于詩歌形式的簡約、秩序感和形體感的構建。詩歌語言意象排列組合的原則是:簡約,講求“象外象、景外景”、“韻外致”(司空圖語)。以少總多,以部分暗示整體。同時,語言結構,要從無序進到有序,從雜多獲致統一,從外在生活邏輯轉化為內在的心靈邏輯,厘清起、承、轉、合的詩歌意脈的波瀾涌動。并使詩歌語言結撰成特有的外在的組合形態、形體。此種完形的內在機制,則是完整性和有機性。內外交織,而成為語感、語境和語義場。

       詩歌話語的操作方式,從信息論和控制論的角度來說,它是語碼的設定、編程和由內到外的傳輸。而具體操作方式的生成,則源于詩人的天賦、個性、文化歷史的審美素養,取決于個體生命的體驗方式、運思方式、藝術修辭方式。正是這獨特的一切,形成了詩人特有的詩意形式和不同他人的藝術風格。

        構成詩歌話語操作的最深層的哲學底蘊,是詩人的生存方式、精神方式,以及由此而來的生命存在的狀態。關于讀詩的境界,古人曾有三境之說。也就是江順貽所說:“始境,情勝也;又境,氣勝也;終境,格勝也?!币皇自娔苓_到“情”、“氣”、“格”三級建構,就可以說它包容了詩人的情感世界、人格精神和宏大的生命力的氣場。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时装秀靠什么赚钱